Pages

致各位等待伴侶早日歸來的師兄、師姐

致各位等待伴侶早日歸來的師兄、師姐:


早陣子跟鄭師父閒聊數句,得知近來不少情海翻波的師兄師姐都遇上小妹數年前所面對的問題-「執迷」,特此撰文分享幾句以過來人身份抒發心中之情。

小妹當年年紀尚輕,在職場打滾只是數個寒暑,社會新鮮人沒有我份,業界老屎忽又輪不到我。卻被同部門的三十有五的Director吸引著,我們從認識到發展情侶關係只是兩個星期,之後的兩個月,我被領著出席男家各大大小小的家庭聚會,從祖母生日宴到姪兒的生日派對,每個星期我們都是星期一至五上班見,星期六、日就是黏在一起,出席不同的聚會。開初,我感覺自己是幸運的、是幸福的,因為我每天都過得很甜蜜很美滿。(有一點,我不敢苟同是我們的關係,在公司是「地下情」。他的解釋是不想公司上司、同事覺得他上班的目的就是「溝女」)

相信那時幸運之神應該太忙,沒空眷護我這小小確幸。我跟男朋友一起了三個月,就被分手了。他懶於解釋,只是拋下句:「你值得比我更好的人去愛護你。」

「廢話!」我只想要你一個而已。於是,我花了很多時間、心思去尋找不同的方法去令他回心轉意。每天上班見到他,他每一個小動作、或是跟我的對話都是我的致命弱點,但迷失於愛情陷阱的我犯賤得並沒有感覺難受,只是希望他每天都給我這類的糖衣毒藥,好讓我苟延殘喘,活在回憶之甜蜜裡。列舉一例:當時公司的管理階層都逐一去進修工商管理碩士(MBA)學位,而他亦被強烈建議去讀這個學位。沒有他常在身邊的每分每秒,他曾經說過的每一言一語都是我的續命仙丹,包括他想去進修一事,我都銘記在心。於是我花了1個月時間去鑽研IELTS,立即考進該年度香港三大大學其中一間的MBA學系,同時,老闆開始對我另眼相看…而我在公司的權力亦漸漸跨越我的上司。而我對他的「執迷」:「執著」地「沉迷」就成為我堅持撐下去的理由!

至於我跟他的事後來變得超乎我想像。這可能就是鄭師傅提及的「適當時候便知答案」的一活生生例子。鄭師傅為我做了和合法事之後,他跟我說:「你的例子不會像其他人那麼快復合,根據神喻,你需要『經歷』。」(注:至於「神喻」是什麼?請直接向鄭師父查詢,因為網上google得來的資訊很多都有錯漏的。)

男朋友之後因為跟老闆就一個大客戶的專案發生了爭執,最後選擇離開公司。記得當天得知消息後,便如劊子手劈頭般速度致電鄭師傅求救,師傅聽罷事件來龍去脈之後,冷靜的笑了幾聲,聽得我不明所以,心中的問號倍數擴大。師傅對我說:「你的好日子到了。今晚不要電話佔線了!」收線後回坐位,已經看到男朋友捧著裝滿東西的紙皮盒從身旁走過,他望了我數眼,彷彿跟我說:「一路小心。」我很不捨,當天下午都是神遊太空般過。

晚上,爸爸媽媽到了外婆家吃飯,獨留我這一個可憐小女子在家捧著餐蛋出前一丁,對著手機的黑幕發呆。良久,有一個稀客打電話來,是他!「喂!」「我打算自組班底,xxx(公司的頭號競爭對手)出價現在月薪的3倍要人,我第一個想起你!你願意陪我一起打江山嗎?還有…你願意重回我身邊嗎?」

直到現在2017年,已經是快5年前的事了,我們家的小寶貝都上幼稚園了。